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舟山新闻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丨“东总”九旬老战士讲述亲历“孤岛百天”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5日 15:30    来源:舟山晚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编者语   5月17日,是舟山的解放日。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后,为解放舟山,南下的解放大军“跨海东征”,打了一场场如史诗巨著般激扬澎湃、荡人心魄的战役。正是由于69年前那一代人的浴血奋战,舟山由此得到新生。   历史必须被尊重。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们寻访老战士及他们的后代,试图翻开红色篇章,抚摸那个时代“砰砰”跳动的脉搏,找到他们出发时的初心。   这次追寻,寻的是时空对初心的探问。当东海游击总队九旬老战士黄连方亲口讲述当年亲历的“孤岛百日”,一次次危险重重的磨难,一个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最终完成惊天动地的革命壮举时,我们真切地触摸到了历史的细节,感受到了历史的温度。   这次追寻,寻的是血浓于水的一脉相承。刘春波眼中的父亲刘岩,杜晓英眼中的父亲杜梅,他们以子女的视角,循着前辈的人生轨迹,追寻先辈的初心,感受他们不熄的精神火焰,从中找到两代人的精神契合。   这次追寻,寻的是红色能量的接力。娘舅胡时杰创办小小图书馆影响了无数年轻人,胡亦男退休后把全身心都投入到新四军历史研究中来,优良的家风家训让五代人受益,这是一种情怀的感召,也是红色能量的传承和接力。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这是中国共产党人永葆青春活力的秘诀,只有这样,我们方可告慰历史、告慰先辈。   5月17日,我们从东海出发,追寻初心。   “东总”九旬老战士讲述亲历“孤岛百天”   参加“东总”   1930年,我出生在岱山东沙一个贫苦家庭,爷爷是船工,收入微薄,我10多岁就去沈家门当学徒,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学徒期满回到东沙,同村的一个小伙伴来找我:“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参加‘东总’?”我问:“‘东总’是干啥的?”他说:“就是东海游击总队,我们去参加革命,让穷苦百姓过上好日子!”我被他说得热血沸腾,毫不犹豫地说:“好,一起走!”   我由此加入了东海游击总队。那年,我18岁。   作为活跃在东海的一支武装力量,“东总”是国民党的“肉中刺、眼中钉”,恨不得拔了才好。1948年8月,我们作为“东总”主力在六横岛遭遇国民党军队的围剿,六横当地有位白胡子老人来报告:“先生,你们要不要走?再不走,恐怕国民党明天就要来了。”   上头开始讨论,认为我们的兵力还能抵挡一阵,决定暂时还是留下。   半夜突围   国民党的企图是将“东总”赶尽杀绝,他们增派了16艘兵舰、400多名海军陆战队员,并陆续派了海、陆、空、特等高官坐镇指挥清剿。次日,国民党的援军就到了。   那天的天气还特别恶劣,天雷滚滚,大雨如注,我们与国民党正面交锋,他们要冲上来,我们就把他们打下去,一共冲上来7次,都被我们打退了。一直打到下午两三点,我们撤到一个山头,上头的命令来了:各分队想办法突围出去!   趁着半夜有船,我们转移到小船上。风浪很大,我们摇啊摇啊,想尽快摇离六横岛。正在这个时候,从象山港驶来一艘绿眉毛船,老大蛮好,见我们饥寒交迫,便将我们全部接到他的船上,还弄饭给我们吃。   船驶到十六门那里,正碰到国民党兵舰来搜查,船老大吓得不敢下船。我们跟他说:“别慌,镇定一点,有我们在,不怕。”我们则暗暗准备好了枪、炸弹,准备随时应对国民党的盘查。国民党问船老大:“从哪里来的?”他答:“象山。”“装的是什么?”“货。”   看船老大应答自如,国民党问不出啥东西来,就放我们走了。   在船老大的掩护下,我们来到马目,在保长家里吃完饭,打听部队在哪里,他们说在长白,我们便和部队成功会合。   坚守滩浒   为对付国民党军的“逐岛清剿”,“东总”主力转移到宁波天台山根据地,同时挑选29名富有海上战斗经验的指战员,留在舟山坚持海上斗争,我就是其中一名。9月中旬,我们随政治部副主任余力行转移到了滩浒岛。   滩浒岛是个偏远小岛,我们29个人被分成三个组,一组留在滩浒岛,两组分别到附近的白山、黄盘岛。黄盘岛上只有一位60多岁的老人,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用茅草、石块和泥土,自己动手盖起一个简易住所。   国民党对各岛实行粮食封锁,岛上没有淡水,我们就接岩缝中渗出的水滴;没有吃的,我们就捡海螺、铲牡蛎、捉石蟹充饥。别看这些东西放到餐桌上是珍馐美味,但也架不住天天当饭吃,我们虽然年富力强,但长时间吃不到米饭,纷纷病倒。老人不忍心,摸索出自己舍不得吃、存放得快坏掉的两斗大米,煮粥给病号吃。   群众掩护   面对国民党军的“逐岛清剿”,我们暗地里在各个岛活动。有一回,我们装扮成渔民执行任务回来,结果快到滩浒岛时,突然发现前面有一艘国民党兵舰,反应敏捷的余力行马上把手枪藏到船上的柴捆中,纵身一跃跳入海中,游到岩石下藏了起来。   战士沈长隆面对盘问,假称自己是滩浒人,刚从对面小岛砍柴回来。士兵突然发现他的破棉袄里塞着一张地图,沈长隆机智应答:“这是我在山上砍柴时捡的,看它花花绿绿,准备带回家糊窗户。”   听说国民党兵舰抓了人,沈长隆的干娘拉着孙子哭喊着赶到沙滩去要人。国民党军官派了几个兵上岛调查,确实有孩子哭着向他们要“阿爹”。狡猾的国民党要试试沈长隆是否是真正的渔民,便叫他摇橹,他当即熟练地摇起橹来。国民党军没辙,只得放人。看兵舰驶远了,沈长隆带人连忙将在海水中浸泡了4个多小时的余力行救上岸。   就这样,我们在群众的掩护和帮助下,在岛上坚守了三个多月,不仅粉碎了他们“逐岛清剿”企图,而且配合“东总”主力部队转移和正面战场进攻。百天后,上级派人来接应我们。1948年12月底,我们乘着帆船,奔赴宁波四明山根据地去接受新的战斗任务。   每次回忆起71年前坚守“孤岛百天”的往事,我就很激动,海岛人民群众是我们的靠山,军民血肉相连永难忘!
原链接:  
  已推荐|889
标签:国民党;编者;兵舰;舟山;船老大;初心;坚守;清剿;东海;国民党军
关于shenpoker(大海网)|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网站律师| 网站制作|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19.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shenpoker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E-mail:web@zhoushan.cn 电话:0580-2828236 主办单位:中共舟山市委宣传部、舟山日报社、舟山广播电视总台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80012 新出网证(浙)字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004 AVSP:111053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02020003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