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

片子大全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

旗下栏目: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

首页 > 网络视频 > 其他 > 特朗普的算计

特朗普的算计
来源: | 作者: | 人气: | 发布时间:2020-04-06
摘要: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10月6日的一通电话引发了土耳其军队对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武装持续数日的攻势,特朗普也因此事备受压力。《卫报》15日的报道甚至称,特朗普已经遭到了国会共和党人一场罕见的“反叛”(rebellion)。
10月6日,特朗普对埃尔多安对叙利亚库尔德人动武的暗示虽然口头上表示反对,然而,“口不应心”的是,随后特朗普又向埃尔多安承诺将从土叙边境撤出50-100名美军。这在事实上消除了土耳其进攻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控制区的最大顾忌,为埃尔多安的军事行动“大开绿灯”。
特朗普的这个决定不仅遭到了民主党的反对,也引来了军方的不满,乃至共和党人士的批评。在多方压力下,特朗普也开始改弦更张。14日,特朗普宣布对土耳其国防部长与能源部长实施制裁,以此作为对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发起军事行动的回应。副总统彭斯表示将尽快前往中东,推动冲突事态的解决,而国防部长埃斯铂称下周将赴布鲁塞尔,敦促北约盟国共同制裁土耳其。
种种纷扰,看起来又是一场特朗普执政以来反复上演的总统“闯祸”在前,白宫诸公“补锅”在后的戏码。但若单就美国撤军导致土耳其发动军事行动一事来看,从开始到现在的事态发展其实并不显得十分离谱。
预料之中的“抛弃”和难以接受的现实
考虑到特朗普早就反复表示要从叙利亚撤出全部美军,结束所有在中东沙土之上的“无穷无尽的战争”,美军撤兵是完全可以预见的。过去几周、几个月甚至两年之中,美国的中东专家和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早就预料到会有一天,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政权和武装将失去美军的庇护,直接面对来自大马士革和安卡拉的严峻挑战,特别是在边境地区秣兵厉马的土耳其人。但是对于一夜之间一通电话就做出了这一决定,美国国内的很多人又很难以接受。
不管是在五角大楼还是中东战区,很多美军官兵都很难赞成“抛弃”叙利亚库尔德人,因为后者是自2014年奥巴马政府开始直接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以来,美军在整个中东地区最为可靠的伙伴。作为在中东四国长期受到压制甚至是迫害的少数族群,库尔德人有力地配合了美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反恐行动,承担着主要的地面战斗任务。即使是对中东反恐不感兴趣的特朗普,也不得不在2018年9月表示,叙利亚库尔德人是“伟大的战士,我非常喜欢他们”,“他们和我们并肩作战,同生共死,在与‘伊斯兰国’对抗时付出了数千生命。他们是伟大的人民,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因此,美国军方从根本上就不赞成从叙利亚北部撤兵的意见,而特朗普在6日晚也没有咨询过五角大楼。在很多美国军官看来,抛弃库尔德人“战友”不仅是冲动之举,而且丧失了道义原则,由此引发了强烈的愤怒情绪。这种情绪同样波及了美国媒体和国会。由于两年多来叙利亚库尔德人在美国社会中极为正面的形象,特朗普的“背信弃义”之举在美国引发了强烈的批评和讥讽。
一直在批评甚至要弹劾特朗普的民主党姑且不论,要命的是,批评者中还包括很多共和党的强硬保守派以及福音派的宗教力量,它们是特朗普政府的重要支持者。例如,美国的福音派领袖们就纷纷批评这将会使得“基督教在中东地区灭绝”,要求特朗普向信众们做出“解释”。因此,一周多以来,特朗普始终承受着两党共同压力,甚至在上周三(10月9日)“慌不择言”地说出了“库尔德人没有在诺曼底帮助过我们”的“怪话”。同时,特朗普也在抓紧“灭火”,反复称赞叙利亚库尔德人,并表示绝不允许埃尔多安在叙利亚库尔德人问题上“越界”,否则将会让土耳其付出经济上的巨大代价。14日宣布的制裁则将“灭火”行动又升级了一步。
事态的发展正如分析家所言,即使特朗普政府不想继续保护库尔德人,也会有国会、媒体和社会组织等其他权力中心来给予它们支持。
“靠边站”和管控烈度:美国的选择不算太糟
特朗普是一个讲求实效的总统,关注的是短期利益和实实在在的性价比,因此自然总是显得毫无“战略眼光”。在政府内外的批评者看来,这位总统毫无战略信用可言,经常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不顾及长期和全局的战略考虑。这一风格在其对待北约和亚太盟友时常有体现,大大损害了美国的战略信誉。但是,如果具体考虑到此次土耳其和叙利亚库尔德人之间的冲突,特朗普此举是否损害了美国的战略信誉,还有待商榷。
如前所述,第一是因为严格来说美国只是从叙利亚北部撤出了很少一部分士兵,虽然这一决定可以说是特朗普在某种意义上“背叛”了叙利亚的库尔德人,也的确导致了土耳其进攻叙北部的结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社会甚至是特朗普政府“抛弃”了库尔德人。作为一个整体,美国社会仍然在持续给予叙利亚库尔德人各类财政和合法性支持。相反,土耳其在当前的行动中仍然要慎之又慎,顾及美国的态度;美国及其盟友也没有停止对叙利亚库尔德人的援助。
第二,叙利亚库尔德人在过去数年中已经从与美国的合作中获得了大量的回报(详见下文)。在现有的中东国家体系下,美国根本不可能支持库尔德的建国要求或者给予其安全保护。伴随着库尔德人力量的壮大,与其他相关方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美国也不可能给予前者“无限支持”。
除了这两点之外,还应当看到,对于美国来说,土耳其和叙利亚库尔德人之间是一场盟友间或者说盟友与伙伴间的“冲突”。
相比于叙利亚库尔德人,土耳其是美国的“正经”盟友。尽管埃尔多安政府与美国的关系一波三折,但是土耳其依然是北约成员。即使不考虑双方的力量大小,土耳其在美国的同盟体系中无疑拥有更加靠前的位置。在叙利亚库尔德问题上,土耳其也不是成心要给美国“添堵”。这是因为叙利亚库尔德人的主力人民保护部队(YPG)与库尔德工人党有着密切联系。土耳其自然无法坐视其日益壮大,让土耳其、叙利亚和伊拉克三地的库尔德区“连成一片”。早在人民保护部队第一次在土叙边境的科巴尼之战中进入美国视野时,埃尔多安政府就坚决反对美国与其合作,但是由于无人可以代替叙利亚库尔德人的角色,所以土方的抗议一直未收成效。
当然,美国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来缓解土耳其的忧虑。例如将人民保护部队改编为叙利亚民主军,在其中增加一些阿拉伯元素,但是这些也都是些表面功夫,不可能真正取信于土耳其人。在过去数月间,埃尔多安对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势力扩张日益无法忍耐,甚至一度表示即使会危及美军,也要向叙利亚库尔德人区发起进攻。从这一角度来看,美国放手让土耳其和叙利亚库尔德人“直接较量”也是无奈之举。事实上,土耳其在2016年和2018年就已经两次越境打击过叙利亚库尔德人。
综合来看,虽然土耳其现在在美国社会看来是一个“不帮忙反添乱”的不合格的盟友,但是其主张并非毫无正当性,更何况叙利亚库尔德人问题对于土耳其也远比对美国重要。
正如沙特和卡塔尔的断交危机以及日本和韩国的贸易战,土耳其和叙利亚库尔德人之间的冲突是美国安全伙伴之间内部矛盾激化的结果,美国并不能在根本上替它们解决双边问题。处理不好这一复杂问题固然会给美国带来麻烦,但是还不至于损害美国的战略信誉。要知道,冷战期间同为北约盟友的希腊和土耳其还一度为了塞浦路斯问题“同室操戈”,其性质要比现在严重的多。
因此,在“靠边站”的同时管控好双方的斗争烈度可能还不算太糟糕的政策选择。而美国政府这两天来的一系列动作,正是管控烈度的一种表现。
事实上,美国还颇有一些人正指望着埃尔多安在库尔德人问题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激化和其他地区大国的矛盾。这样一方面可以让土耳其得到一些教训、杀一杀埃尔多安的威风,另一方面还可以让库尔德人进一步提高凝聚力,最好是赢得一场“大卫对歌利亚”的胜利,正所谓是“让坏事变成好事”。

责任编辑: